笔趣阁 > 侠武大宋 > 第一一四八章 人间终极之战
    与之前白胜和周侗的那一阵不一样,这些沙圈不再是陆续而起,甚至没人能够看得出它们是如何从地面上飞升起来的,只在突然间出现在人们的视野,甫一出现,便重重叠叠地挡在了白胜的身前,就如同游牧民族套马一样,将那道看不见的气剑套在了中央。
  
      人们不知道这些沙圈能否挡得住灵兴的气剑,只是在下一瞬间,人们并没有看见想象中的血溅五步,而白胜也并没有如同想象那样倒在尘埃。
  
      人们因此而震惊,毫无疑问,这些沙圈阻碍了气剑的进击,但是……这样的气剑也能被挡住么?
  
      与方腊、周侗等只凭外部参照物来判断形势的高手不同,身为局中之人,灵兴才是最震惊的那个人,因为他感觉他这道剑气竟似刺入了一座泥潭之中,泥潭里那深不见底的淤泥,竟然令他凌厉无匹的气剑难以为继。
  
      四大高僧的合力居然刺不穿白胜身前的沙圈,这沙圈究竟是怎么形成的?这是神助吗?
  
      只不过这时候已经没法再去分析沙圈的原理,更无须去估量白胜的高低,只因己方这必杀的一剑已经刺出,这场战斗便成了不死不休之局,所以他只能继续投入、继续攻杀,将聚集在身前的真气团源源不绝地投入进去,并对这种应对抱有信心。
  
      他抱有信心,是因为他发现白胜并没有将他气剑饱含的真气吸收,甚至没有消融掉,只是困在了那十几只沙圈形成的牢笼里。
  
      既然如此,只需接二连三发动气剑、便会与先前气剑的真力聚合在沙圈之中,形成叠加之效。这种叠加就如同降龙掌之见龙在田那样的效果,将会形成数倍于初次攻击的力道!
  
      不止是当年的萧峰才能将降龙掌发挥出这种效果,当此情景,以灵兴的武功境界当然也能捕捉到这样的战机,他认为恰恰是白胜的沙圈,给他提供了创造神话的可能。
  
      而且,即便是对当年萧峰的见龙在田也无法与眼下的四大高僧合力相比,这不仅是因为四大高僧的合力超过了萧峰太多,更因为白胜身前那些沙圈的存在,给四大高僧的合力提供了完美的叠加空间。当年萧峰的降龙掌却是没有这种叠加空间的。
  
      你白胜困得住我一波攻击,甚至三波五波,但是你能困得住十波二十波么?能困得住一百波么?以我少林四大高僧的内力储备,多了不敢说,发出一百道气剑还是不成问题的!
  
      单只一道攻击就已经可以携带八百年内功的威力,若是叠加到一百道会是什么效果?那至少也得是八万年内功的威力!
  
      那将是史无前例的毁灭之力,远超昨夜方腊和周侗合力形成的爆炸,这样的力量岂是人力可以阻挡?别说白胜的沙圈阻挡不了,就是搬一座山过来也得被毁了。
  
      若是白胜真的抵御到了一百道以上,那么在他的沙圈溃败之际,沙圈中叠加出来的内力甚至能够削平少室山的山头。
  
      灵兴当然不认为白胜能支撑那么久,他觉得十波八波也就是白胜的极限了。
  
      转眼间便是五道气剑叠加了上去,白胜身前的“泥潭”仍未出现松动的征兆,灵兴依然信心满满,将第六道气剑催动了过去。
  
      与此同时,白胜身边的五十来个人已经与殿内武林同盟的僧俗武者过上了招,一场规模浩大的混战宣告开始。
  
      灵兴不去理会他人的混战,在他看来,只要能在第一时间里杀死白胜,那么白胜的这些党羽自然溃败,即使有方金芝和那个化名冯柏的女子两名高手,也绝不会是少林罗汉阵的对手,自己想擒就擒,想杀就杀,毫无压力。
  
      唯一的一个不能擒杀随心的就只有白胜,即便是自己发动了少林罗汉阵,也不敢说一定能够生擒白胜。
  
      只一瞬间,已经是第十道剑气叠加上去,他忽然感觉白胜身前的沙圈松了一松,便不禁心头一喜,有门儿了!
  
      然而紧接着他就看见白胜身前的沙圈又多出来十几道,这十几道沙圈与之前的十几道沙圈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唯一的一道又粗又大的沙圈。
  
      但就是这个粗大沙圈的存在,令他感到泥潭的阻碍又恢复了从前。
  
      不是吧?难道说他的沙圈也能叠加?
  
      这时候他已经无暇考虑白胜的沙圈能否叠加并产生叠加效果,更没有时间去计算白胜能够祭出多少个沙圈,只记得刚刚白胜在对战周侗的时候祭起的沙圈最多达到了三十六道。
  
      于是把心一横,继续引导着面前的内力场攻击出去,转眼间便形成了三十六道气剑的叠加攻击,哼,你白胜三十六道沙圈能挡住我三十六道气剑么?
  
      事实很是无情地给出了回答,三十六道沙圈还真就挡住了三十六道气剑,而且没有半点松动的迹象。
  
      见此情景,灵兴就不免心里微微一凉,这也能顶得住?
  
      此时再也没法顾及这一座大殿的僧众以及群雄,只有继续攻入气剑,看看你这三十六道沙圈到底能够挡住我多少道气剑!
  
      说不顾及这大殿上的其他人,是因为一旦白胜失守,沙圈中囤积的超过了三十六道气剑所叠加的内力必将产生爆炸,而这样的力量纵使达不到一百道气剑所形成的叠加效果,也将是非常恐怖的一个场面,届时至少这座大雄宝殿是保不住了。
  
      连同大雄宝殿都一并炸毁,这一殿之人又能存活几个?
  
      这时候的灵兴就如同一个连续输钱的赌徒,已经不再考虑赌下去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只管红了眼一样的继续押注,而且越押越大!
  
      在灵兴的身后,三足鼎立的了尘、了缘以及玄生三名老僧的头上都已经冒出了些许白雾,这白雾在光秃秃的头顶上升起,与蓄发的俗家武者颇有不同,显得有些诡异,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这三僧已经将内力提到了极致。
  
      在这三名老僧的心中,已然对白胜产生了些许畏惧,眼见自己三僧加上灵兴的内力已经消耗近半,而白胜依然浑若无事,这人的武功到底是怎么练的?尤其是他的内力,怎么可能支撑如此之久?
  
      他们三个,是除了白胜和灵兴之外对战局最为了解的人,他们能够感受到灵兴的骑虎难下,也知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是破釜沉舟,因为白胜还没有开始反击,他们不知道白胜的反击会是怎样的,只知道只要白胜抵御住了罗汉阵的全力攻击之后还能反击,其反击就不是罗汉阵所能承受的。
  
      方腊和周侗都在紧密关注着这场对决的结果,他们却没有少林四大高僧那般直接的感触,他们仍然认为灵兴占据着上风,既因为灵兴只攻不守,也因为白胜只守不攻。
  
      什么叫做“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还手之力”?白胜现在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解释。
  
      在一道道气剑反复地切割之下,地上的沟痕已经变成了一条沟壑,只要灌入水源便是渠道,如此威力的气剑,你白胜又能撑到几时?
  
      下一刻,灵兴已经攻出了第七十二道气剑,白胜身前的沙圈终于再次松动了,灵兴第一个感受到了这一可喜的突破,心头稍稍一宽。嗯,好歹算是拿下了,此时此刻,只需自己再加上一道气剑,便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然而就在他的第七十三道气剑发出之时,却见白胜的身前再次多了十三道沙圈。
  
      这十三道沙圈与之前那三十六道沙圈形成的粗壮沙圈再次凝为一体,形成了更加粗壮的一道沙圈,这沙圈已经接近一个扁圆的球体了,这厚实的球体再次将前面七十三道气剑叠加起来的力量束缚起来,令这股足以炸毁大雄宝殿的狂暴之力无从宣泄。
  
      他怎么还能撑?灵兴的心已经降到了冰点,难道真的要施展出一百道气剑才能突破这沙圈或沙球的束缚么?可若是白胜还能祭出沙圈来叠加进去呢?一百道气剑大致是己方罗汉阵所能输出的极限,那么白胜沙圈的极限在哪里?他已经不敢想象,只能在毫无把握的前提下赌下去。
  
      然而当他发出第七十四道气剑之时,却看见了一幕令他狂喜的情景——白胜身前的“沙球”陡然溃散!
  
      终于撑不住了!原来你白胜的极限便是四十九道沙圈,你终究挡不住罗汉阵的七十四道气剑!
  
      只不过这份狂喜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一种困惑所取代——在灵兴四僧以及旁观者的眼里,白胜身前的沙球的确溃散了,却是溃散的错落有致,再次拆分成四十九道沙圈。
  
      这四十九道沙圈也没有落回地面,而是四面八方地飞离开去,乍一看是以白胜的身体为中心向周围散射,仔细一看却是大有门道蕴含其中——这四十九道沙圈竟然飞向了四十九个人的身前。
  
      而这四十九个人正是刚才围绕在白胜身前的四十九个人,本来这些人与殿内同盟一方的近二百人混战一处、并不容易精确计数,却被这四十九道沙圈给统计了出来。
  
      一道沙圈飞向一个人,白胜周围他这一方的亲友恰好是四十九个。
  
      只有灵兴才知道,这四下纷飞的四十九道沙圈拆分了他七十四道气剑形成的叠加之力,其中每一道沙圈都饱含着少林四大高僧千年以上的内力叠加,他……他这是要干什么?
  
      事实立马给出了答案,那些沙圈飞到了白胜手下的四十九个人面前之后,立马发生了爆炸,四十九声爆炸即使有先有后,其间隔也是微乎其微,所以听在人们耳中的便只是一个悠长的爆炸之声。
  
      这爆炸之声,就如同一条远古巨龙发出的一声低吼,其余音亘久不绝,隔着千万年的光阴传到了现在,听上去并不如何振聋发聩,却令人顿生敬畏之心。
  
      爆炸声中,白胜手下的四十九人各个完好无恙,而在他们面前的武林同盟一方的、或多或少的敌人均被炸飞,不管是一对三还是一对四又或一对五、一对六,只要是与白胜集团相对立的、参了战的僧俗武者,无一例外,全部炸飞当场。
  
      这些人倒飞向大殿的四壁,除了其中侥幸的三五个人从殿门口飞出去之外,余者全部被炸得后背撞上了殿墙,再跌落下来之时,或死或伤,伤者也是奄奄一息。
  
      这一幕发生之际,周侗师徒、方腊、方七佛兄弟和明教的护教法王贺从龙,以及白胜手下的四十九个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武功才能形成如此的群杀群伤?难道就是白胜所说的、他刚刚研创出来的太极么?
  
      灵兴却顾不上发呆,因为他认为白胜身前沙球演化为四十九道沙圈飞向周围、是迄今为止他能够捕捉到的、最佳的一次制胜良机!
  
      所以他趁机连续攻出了七剑,你白胜身前已经没有了沙圈,看你用什么来挡我这七剑!
  
      忽听白胜呵呵笑了两声,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白胜只能防御?”
  
      说话间,也没见白胜的双手做什么动作,灵兴就感觉到自己这七道七剑的剑气被看不见的力量拦腰斩断,而且还不是那种一分为二的腰斩,而是被斩成了一寸寸的一截。
  
      通常来说,武者当中的绝顶高手在施展远程攻击,体内是以意念加以引导,而在体外,则是通过手脚来催动内力束的远袭,本质上就是以后续内力顶着前发内力,这原理与鞭炮中的二踢脚有些相近,前面的负责爆炸,后面的只负责升空。
  
      以这种原理来施展远程攻击的绝顶高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内力束或内力流在体外的瞬时变化的,比如遭到了抵御或拦截。
  
      但是灵兴这样的高手却不一样,灵兴只凭手指上的感觉,便能知道一指气剑射出了多远,更能知道这道气剑是否遭遇了阻击和拦截,这是经验所致,也是武学境界所致。
  
      恰恰因为如此,他才感觉到了自己发出的七道气剑被切割寸断,也能够推知切割自己气剑的应该是白胜发出的气刀。但是他却不知道白胜是如何发出这些气刀的,在操纵四十九道沙圈飞出的同时,施展几十道气刀出来切割气剑,这已经不是一心二用的问题了,这得是一心百用!世上岂有可以一心百用之人?
  
      而且就算是白胜具备一心百用的能力,他又从哪里弄来的如此强悍的内力,来为这几十道气刀提供支持?
  
      骇然困惑之中,只听白胜淡淡说了一句:“来而不往,非礼也。”

新版跑狗彩图每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