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绝傲公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汝,何意

      “走吧,给沈桓知送点伤药过去。现在他可没工夫拿药。”
  
      “哎,垚主子。”跟在即墨垚身后,氐土貉随口说:“小主子又不在这里,我们这大老远的赶过来为了什么。沈桓知那小娃娃的医术虽然还差点,应付伤员的倒也足够了。”
  
      即墨垚淡淡地说道:“应约而来,不出预料那个人会找孤的。”
  
      “那个白家小子?”氐土貉不确定地追问一句,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其他的就不说了,光凭他背叛小主子这一点已经足够他好好承受垚主子怒气了。
  
      过去在都城里,那些个嘴巴不老实妄图败坏小主子声誉的,无一例外的都被垚主子用来试药了,最后落了个在乱葬岗被野狗分食、尸骨无存的下场。
  
      “走吧。”即墨垚不做任何回答,走了几步远后又说道:“皇兄提过,明辰三人对她极为忠心,隐戊背军一事有隐情还说不定。”
  
      “隐情?”氐土貉对即墨垚的说辞不置可否,冷笑一声说道:“什么样的隐情让他连军人最根本的忠诚都顾不上了,这样的人若是在‘七宿’早就丢出去喂野狗了。留他一条命,小主子真是心善。”
  
      没有想到氐土貉的反应会这么大,即墨垚不由得放慢脚步,想要看清楚现在他是什么样神情。
  
      “背叛”在皇家并不陌生,背主的下人更是数不胜数,按理来说氐土貉也因该习惯了才是。
  
      “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看他的模样似乎是不容许背叛的。
  
      “军人”这个词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陌生了。了解到的仅有“军人是上阵杀敌的存在”,那些深层次的“军人的职责”、“军人的信仰”、“军人的坚持”、“军人的骄傲”一点都不了解。
  
      小时候还因为涟儿极为渴望“军人”的身份,还导致他一度对它充满了排斥。
  
      从沈桓知那里出来后,即墨垚便去寻找帝国设在此处的指挥中心,那里汇集着帝国最优秀的“军人”。
  
      这边即墨垚陷入“军人”的困惑中,另一边叶离头疼的看着出现在漪窕苑中的于彦。
  
      因为他的出现,漪窕苑的客人被吓走不少。
  
      “皇帝陛下有请季先生。”见叶离还没有移步的打算,于彦面无表情的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一句话半个时辰内听于彦重复了不下十遍,叶离终于不能再无视他的存在了,示意在一旁伺候的妙心把关于右相府杜大小姐的消息收起来。
  
      杜大小姐似乎坐不下去了,忍不住出手了。只是她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自己的命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是为了什么家国大义?
  
      关于她说的为了家国大义,于是趁自己刚到凤京根基不稳时暗中投毒,为朱雀除去一个劲敌。这一说辞叶离也不是不信,只是感觉促使她动手的最重要的原因没说。
  
      不过这一点叶离也没多做追究,让杜大小姐杜安然交了十万两的“赎金”后,极为爽快地放人回去了。
  
      静萍这个人早就想让她走人了,苦于没有什么好借口,毕竟也是当初拿条件换来的【详情见第三百章美人刀(上)】。这次的投毒事件正好送上门来,白花花的十万两银子不赚白不赚。
  
      至于杜安然用毒这件事再好好算笔账,以为区区十万两就能万事大吉了。
  
      “于侍卫,明人不说暗话。本公子是何人你们的皇帝陛下知道得比谁都清楚,季三这个身份他也好意思拿出来说事儿?”说完,叶离冷哼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对候在门外小厮命令道:“送客。”
  
      小厮进来后一左一右的站在于彦两侧,右手齐齐指向向门口。大有他不出去便将他抬出去的气势。
  
      看叶离摆出的姿态,于彦都快要哭出来了,怎么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折磨人,想到来之前端木烬说的那句话,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季先生,算奴才的求您了,您老人家就跟着奴才走一趟吧,您见陛下一面就行,然后立马走也行。”
  
      于彦这一态度转变,叶离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一旁的妙心倒是极为不适应的揉着双臂,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抬头见叶离面无改色的看着于彦的表演,大胆开口道:“公子?”
  
      “季三在三年前死于皇帝陛下手中,漪窕苑与皇帝陛下的合作也已经结束了,本公子不知还有什么事竟值得皇帝陛下非要见本公子一介平民百姓的。”对妙心比了个“不必在意”的手势,逼近于彦厉声问道。
  
      见叶离逼近,于彦赶紧退后,和他保持三步远的距离,主子的占有欲在那儿摆着呢,稍不留神小命就没了。
  
      “奴才不知道,公子不防见到陛下后自己问?”见叶离对“季三”这个身份的反感,于彦只好改口,试着建议道。
  
      于彦在这里磨蹭了少说也有一个时辰了,投毒的事情也算是暂时解决了,记挂着主战场的情况,叶离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再陪他在这里磨嘴皮子了,不耐烦地应道:“前面带路。”
  
      “关于杜小姐陛下有……”话已经说了一半,于彦才意识到叶离已经答应,忙不迭高兴地说道:“哎,好。公子,奴才这就给您带路。”
  
      两人脚程极快,不过两刻钟,叶离就站在端木烬的寝殿门口。
  
      透过糊在门上的娟看着里面通红一片,好似血染的房子。
  
      他?
  
      他的寝殿怎会是这般模样,好不祥。怎没个人管管他?
  
      不等于彦从里面出来,叶离直接推门进去,绕过屏风入眼看到的端木烬慵懒半靠在床榻上,衣衫半系不系的,露出精致锁骨来,酒水顺着他的下颌流入胸膛。
  
      好不糜烂的一幕。
  
      “于侍卫,你们皇帝陛下当真有要事找本本王吗,还是特意来消遣本王的?”
  
      听叶离话中带着的怒气,于彦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情形,呆呆地看着端木烬,不知如何是好。
  
      “朕派人将曜王请来,当然不是来消遣曜王。”端木烬翻个身,正好对着叶离,懒洋洋地说:“朕自是有话要对曜王说。”
  
      随着端木烬的动作,叶离将他外露的锁骨看得更清楚了,看清楚的不仅是锁骨还有他大半个胸膛,隐约之中还能看到酒水流过的痕迹。
  
      “本王洗耳恭听。”
  
      “小心耶律献。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下一落子正好在苍龙。”端木烬抬手抹去唇边溢出的酒,继续说道:“还有,杜安然这个人你不能动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新版跑狗彩图每期更新